老麦和玉枝大姐

发布日期:2021-08-31 21:5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老麦”是谁?你们不一定熟悉。可要说“麦贤得”,就几乎家喻户晓了。老麦长我10岁,因他的妻子李玉枝大姐总以“老麦”称呼麦贤得,我就顺着叫老麦吧——亲切!

  作为一名海军摄影人,拍摄战斗英雄麦贤得是我由来已久的计划——他是我景仰的英雄!

  与想象中的严肃不同,老麦和他家庭中的氛围都让人感到亲切、温暖。靠着夫妻相爱相守,英雄与他的家庭走过了几十个春秋。三代同堂,儿孙绕膝,品茗习字,携手漫步,一如邻家大叔大婶,夫妻俩把壮怀激烈漫化成日升月落,把铁血传说演绎成家长里短,用柴米油盐给日子浸透了滋味和色彩。

  老麦年过古稀,依然可用一个“帅”字来形容。与伤残、疾病顽强抗争了50多年,他依然话语洪亮,步履从容,与我握手时力道十足。

  他们每天都要牵手散步。玉枝大姐说:“老麦能扛这么多年,全靠身体底子硬。”

  老麦是汕头人,爱喝功夫茶。来了客人,他必定要亲自泡茶待客。他对泡茶极讲究,程序上一步不能少,动作娴熟而从容,并且总是很客气地为客人敬茶添杯。

  老麦和玉枝大姐的结合,有着历史的机缘。但玉枝大姐说得很实在:“老麦伤得那么重,我就想给他一个完整的家。在一起了,就过出了感情。”

  聊天时,玉枝大姐总是笑眯眯地在一旁听着。每当老麦浓重的乡音让我似懂非懂时,玉枝大姐就会在一旁解释给我听。

  玉枝大姐精心照顾老麦几十年,里里外外一把手。我说:“玉枝大姐,你真了不起。”她说:“我向老麦学习!”

  玉枝大姐说,老麦在写字的时候最安静,能一连写一两个小时,乐此不疲。伤残之躯,每写一个字都不轻松。玉枝大姐每次都要夸奖老麦的作品,然后再“上墙展览”。

  老麦为人真诚、喜欢聊天,每当他急于要把某件事情表达清楚的时候,玉枝大姐就会轻轻地说:“老麦,不急,咱慢慢说。”老麦爱说话,玉枝大姐是他最好的倾听者。老麦说了一辈子,玉枝大姐听了一辈子。而且总是微笑着听,耐心地听,似乎永远听不够。

  那天,我们约好在摄影棚里为夫妻俩拍摄。一看他们就知道是有备而来——带了情侣装。老麦摆好了姿势,让我为他拍照。我说了一句逗乐的话,玉枝大姐笑得半天直不起腰来。老麦也忍不住乐了。我说:“你们可以再亲切甜蜜一点吗?”老麦立刻用手搂住了玉枝大姐的肩膀。

  拍摄结束后,玉枝大姐对我说,今晚四不像玄机图,一儿一女长大成人,家庭事业都让她放心,第三代活泼可爱,她觉得非常幸福。(■陈俨)